[sticky post]+置顶+
itsjoki
w这里是乐队同人社区w
没有乐队限制,没有CP限制,只要你能想到的CP就可以把脑洞po出来安利~

脑洞们一共有三种形式:
1.字数、内容不限的Fanfic
2.内容不限的Fanart(包括人手绘画,电脑绘画,ps作品等等)
3.Fanvid(剪辑的视频)
【只能原创或翻译(文和视频),翻译作品需要授权】

po文/图/视频教程:
1.要先加入社区,在页面顶上点:Join the community
2.来到社区主页,在页面顶上点:Post to community
*建议大家可以也把文/图存一份在自己的主页上,读者如果喜欢特定作者的话就可以去作者主页看啦。

关于如何Tag:
tag可以随便写,用逗号(英文输入法里的)分隔,基本要加上CP名(没有CP名可以使用Alex Gaskarth/Jack Barakat这样的形式),乐队名称,和entry形式(Fanfic,Fanart,Fanvid任选)。点tag那一栏右边有个select可以选择已经使用过的tag。(这篇置顶会标上所有使用过的tag们,可以看下有没有需要用的~)

关于如何分级:
G - 最低的分级,全年龄都可以阅读,没有成人用语(脏话),没有跟H、跟暴力、跟恐怖场面、跟毒品等相关的描述。
PG - 可以有较少的成人用语,较少的暴力场面,不可以有与H、毒品等相关的描述。
PG-13 - 13岁以上才可以阅读,可以包括一些成人用语,一些暴力。含有较少的暴力/毒品/H内容,但不是运用画面感较强的语言描述。
R - 可以包含更多的成人用语,H内容,暴力场面等等。可以包含强奸、自杀、死亡、虐待等等。(建议有以上内容可以在文章前标Warning)。但是对于R级的文章,以上内容都不可以画面感过强,没有过于细节化的描写。
NC-17 - 最高级别,前面不被允许包含的内容的这个级别的文章都可以有。(比如纯肉)

强烈建议大家列张萌的CP表,然后comment在这篇置顶后面,如果看到有相同萌点的小伙伴!要勇敢勾搭啊!互相约文赠文提梗都是极好的XD(关于社区的建议可以私信我w)

找文的话善用右边的tag栏!玩的愉快XD

P.s:
回复是作者最大的动力啊!看见喜欢的新文新图新视频就表达出来吧:D





附录:(一些英文乐队同人LJ社区/独立网站)(乐队/个人为字母表顺序排序,为了方便查找一律去掉了The)
All Time Low http://alltimeslash.livejournal.com/ http://alltimeboners.livejournal.com/ http://www.alltimelowfanfiction.com/
Beatles http://beatlesslash.livejournal.com/
Blink182 http://blink-slash.livejournal.com/
Blue http://blue-slash.livejournal.com/
Coldplay http://yellowscientist.livejournal.com/
David Bowie http://bowieslash.livejournal.com/
Fall Out Boy http://dead-on-fic.livejournal.com/ http://fobxslash.livejournal.com/
Green Day http://nimrod-fiction.livejournal.com/ http://dazed-in-green.livejournal.com/ http://billiejoefanfic.livejournal.com/ http://green-day-recs.livejournal.com/ (Recs)
Kiss http://kiss-slash.livejournal.com/
Led Zeppelin http://zeppelinslash.livejournal.com/
Linkin Park http://candypaintedink.livejournal.com/
My Chemical Romance http://mcr-het-fics.livejournal.com/ http://mcr-prompt-fics.livejournal.com/ http://mcrxkiksxassx.livejournal.com/ http://mychem-slash.livejournal.com/ http://mcrslashconcrit.livejournal.com/ http://frankxmikey.livejournal.com/ (Frank Iero/Mikey Way) http://mcrcrossover.livejournal.com/ (Crossover)
Muse http://muse-slash.livejournal.com/
Nirvana & Foo Fighters http://a-quiet-room.livejournal.com/
Panik http://panikslash.livejournal.com/
Queen http://queen-slash.livejournal.com/
Rolling Stones http://a-kiss-away.livejournal.com/
Sex Pistols http://sexpistolsslash.livejournal.com/
Simple Plan http://simpleplanslash.livejournal.com/
Strokes http://strokesprompts.livejournal.com/
Sum41 http://slash-teehee.livejournal.com/
各种CP(最适合寻宝:D) http://boysintheband-x.livejournal.com/ http://bands-slash.livejournal.com/ http://goodbandfic.livejournal.com/ http://band-princesses.livejournal.com/ http://bandslash-usa.livejournal.com/ http://slash-the-band.livejournal.com/ http://crossband-slash.livejournal.com/ http://bandover.livejournal.com/

没有你想要的?在这些网站上也可以尝试找文:
1.LJ 就是这里啦。在右上角的小框框里面搜索就行。
2.AO3 https://archiveofourown.org/
3.Tumblr 不要小瞧汤不热! http://www.tumblr.com/
4.Fanfiction:https://www.fanfiction.net/
5.Wattpad:http://www.wattpad.com/ (需要翻墙)

[Jalex] [Fanfic] LET’S TAKE THE LONG WAY HOME(1/?)
itsjoki
Title: LET’S TAKE THE LONG WAY HOME(1/?)
Author: Joki(aka:me)
Pairing: Jalex(友情向)
Rating: PG-13
Summary: 这是个很老很老的故事:我有过一个朋友,我们分享一切,然后他死了,我们也分享了他的死亡。*Death!fic*
Disclaimer: 我不拥有他们,我只拥有一只独角兽。
Author’s note: 标题来自Gail Caldwell的同名小说,就像那艘古老的船,我的文字也会印刻着“Brutita”的名字。简介中那一句的原文也是来自于这本书:“It’s an old, old story: I had a friend and we shared everything, and then she died and so we shared that, too.”

一.

我在Jack去世三个月后敦促自己走进了“热火”。那是巴尔的摩的一家理发店,它坐落在港口边,你在等待着理发名列时还可以听着不远处的船声解闷。“Alex?”Kevin在手持一个电吹风经过时停驻在我面前,“天啊?你回巴尔的摩了?”“是啊。”我注视着数年没见的面孔,笑意爬上我的声音,“帮我理发吗?”

“热火”是Jack和我在高中时期专用的理发店。Jack当时的一个女友,Kari,跟这里的店员很熟络,是她第一次把我们带进这里,并启发了Jack染一戳银发的主意。“嘿,Lex,我在想,我应该把一缕头发染成银色。”他在那个午后转过头对我说,他的眼神死死黏在我身后的一面镜子里,我知道他在想象着自己装点上银发缕的样子。“好啊,你会看上去很惹火。”我照常地调侃着,抓了把他的屁股。事实是最终的结果比我和Jack所绘制出的任何理想图都棒多了,我几乎是目瞪口呆地盯着他和那缕银发。“它属于你了,Jack。”最终我这样评价道。他只是盯着镜子里的自己傻笑。



“你怎么想起来这儿理发?”Kevin问道,我有意无意地望着他手中纷飞的我的发束,“你不知道吗?Jack,”即使在陈述了几十遍之后,它还是一点不变得更加容易,“Jack不久前在这里举行了葬礼。”Kevin的动作僵硬了几秒,“天啊,我,我不知道这件事,抱歉。”我幅度微小地点头,不希望打扰他在我头顶舞动的手指。

我很想念“热火”。我从来没有想过我会想念它,可是在Jack过世后我就一直想起这里。也许我只是想念Jack,也许我只是把“热火”混杂在对Jack的想念中了。

Jack在染发计划成功后有一整月都处于异常的兴奋状态,他总是有意无意地拨弄他的头发,比平时更用力地在演奏时甩着它。我有好几次都想要就着这件事嘲笑Jack,“有恋发癖的Jacky”,但每次正打算实施时却都放弃了。我也很喜欢他的银发戳,我不打算隐瞒这点。在几年后他最终决定把它替换成黑发时,我带着些玩笑意味地告诉他,“我会想念你的银发戳的。”他用他棕色的眼睛望着我,几乎毫无笑意,“我也会想念它的。”我不知道这是否应该有这样困难。我想起他那时的神情,心脏几乎不受控制地重击着胸腔。这真愚蠢。我知道他在说什么。他也知道他在说什么。可是我就是一直在耳边回放着他的声音,“我也会想念它的。”

你现在也会想念我吗?有时候,我躺在床单上,就会这样疑问,“你现在也想着我吗,Jack?”我一直、一直地疑问,好像如果我足够渴望,足够诚挚,就最终能够得到一个回答。可是漫长的夜晚还是抽离在阳光下,我在清晨拉开窗帘,由着它假惺惺地驱散房间里的阴郁。



“你想要把粉红色染回其他颜色?”Kevin从镜子里的反射里提示性地望着我,“还是彻底变动一下?”我思考着如何描述出我的想法,“是我们签约不久那时候我剪过的头发,你记得,那个,在头顶上旋起来的那个?”Kevin笑了起来, “噢,我知道你说的哪个,我去看了你们那时候在这儿的演出!”他在工具柜里翻动起来。

Jack和我在中学初期都拥有着无比滑稽得发型。你知道那时候的潮流吗?把头发往耳朵后面别?我肯定那一定是全世界最没有审美观的笨蛋发起的。我们看上去丑陋又奇怪,像是70年代电影里,那些会在教会学校里受欺负的孩子。有个女孩当时对Jack说的一句话成为了他在今后不断重提的原则性问题。“如果哪个人说——你的内在很美。就一巴掌扇过去,我说真的,一巴掌扇过去。”他当时当然没有那样做,那个女孩说“你的内在很美”,他就睁着眼睛瞪着她,不确定他是不是应该接着女孩的话说些什么。

在2011年的一次采访里,他又提起这件事,我善意地提醒他,“你得承认我们那时候是看起来蠢毙了。”他皱起眉头瞥了我一眼,无视了我的好意补充。我知道他在想什么——即使我们看上去像是羊屎,这样的评价也是不可忍受的。我必须同意这点。毕竟我从未被这样评价过,我只是需要和Jack站在同一战线上,正如在任何其他事情上一样。



我开始考虑要重访“热火”是在Jack最初拿到他的病情诊断单的时候,他在收到它两天后才决定告诉我。当我走进咖啡馆时,他正焦躁地摆弄着玻璃杯里的吸管,直到我坐到他对面,他缓慢地抬起头。我盯着他,我能感知到空气里的紧张,可是我只是迷惑地盯着他。然后他开始打趣我乱竖着的头发,他说他应该阻止我染成粉红色的,他说我看上去像个脱衣舞娘。我扬起眉毛,无意识地尝试抚平我的发卷。“你知道吗?我要坦白一件事。”他坏笑着,看上去还像是那个不谙世事的男孩 “ 记得我在前几年圣诞节给你买的那个针织帽吗?我知道你会很喜欢它的。红色,舒服的材料,那是我送过任何人最贵的圣诞礼物了。”我点头,疑惑着他想要坦白什么。“我送你那个帽子,其实是因为,”他短促地笑了一声,用发亮的眼睛看着我,“因为我不喜欢你的发型,Alex。”

“什么?”

“听着,你的头发太短了,Alex,记得那个说你的发型像是她外公的歌迷吗?我是她那边的。而且,粉红色很赞,真的,可是在日常生活中看见真的很,额,很容易让人分心。“

“我那么喜欢那个帽子。”“我知道。”“我甚至把它戴到台上去。”“我知道,Alex。”“你是傻瓜,Jack。”“好吧,哈哈,好吧,我承认。”我决定也坦白一件自己曾经的恶行。“还记得我们高中第一年你在储物柜里发现蟑螂的那一次吗?你那个星期弄断了我的吉他弦,蟑螂是我放进去的。”他不可置信地看着我。“就因为吉他弦?我可是因为那声尖叫被嘲笑了一学期。”“是我们被嘲笑了一学期,Jack,记得吗?你是我最好的朋友,人们总是把我们捆绑起来看待的。”Jack愣了一下,在反应时间过去后开始毫无节制地大笑, “天啊,Alex,失败的报复,对吗?”

他又一次抬起头,屏住呼吸,出乎我意料的,在几秒钟内成功地驱赶走笑意,“我要告诉你一件事,Alex。”他说,“我希望你是第一个知道这件事的人。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我知道你会希望第一个知道这件事。”Jack的眼神不那么平直地降落在我身上,“这个,你应该看一下,”他把桌子角落里的一叠白纸推到我的咖啡杯前,我胡乱地想着为什么之前都没有注意到它。我打开它。我开始阅读。

在那之后的几乎不可被用时间描述的时间里,我只看到光点和叠影。



“怎么样?”Kevin舔了舔嘴唇,期待地等候着我的评价。“就是我想要的。”我向他赞许地点头。Kevin的手指拨过我的发尾,“我也更喜欢现在这样。”我看进镜子里的我的眼睛。想着Jack如果站在我身边,会说些什么。

我不知道Jack是怎样处理这一切的,我不知道他是否在离开前就接受了自己的离开。我没有,我一直都没有。死亡像是衣柜里的怪物在我的身体里灌满恐惧,可我一遍一遍地重复,一遍一遍地告诉自己,它不是真的,它不是真的。直到有一天,我在风暴里惊醒,怪物挣脱了衣柜,挣脱了我的大脑外壁,他张牙舞爪,它撕碎了我的皮肤,我无助地在大脑里尖叫

他死去了。这是真的吗?

即使在最后的日子里,Jack也从未停止过企图帮助他身边的人更有准备地接受结局的努力。他谈论着葬礼,谈论着他的期待,他会用悲伤的眼睛凝视着天花板,对我说,“Alex,告诉我你能接受它的,最坏的可能性?”我坐在他身边,我强迫自己完成这个谎言,“是的,我会接受的。但是你不会让我经历它的,对吧?你不会让我经历它的。”他对着我笑,可是那像是最残酷的事,我拥抱他,我们都开始哭泣。



我从“热火”出来,坐在港口的长椅上。我们曾经在这附近演出。那时候的歌迷就是那么固定的一小群人,他们在每一次演出时都举起同一个写着All Time Low的白板,他们甚至不知道我们的名字。我坐在那里,我闭上眼睛,回忆着我们是否走过这里,我,Jack,Zack,Rian,ATL,那时的我们当然不会注意到路边的一个长椅,我们会嬉笑着经过,Jack总是会跑在前面,他对我们比划着,开着愚蠢的玩笑。Zack那时候还是个瘦长的“娘们”。Rian那时候还成天穿着“I fucked your sister”的T恤。我们还只是时不时醉醺醺的一群男孩,在2005年的某个夏夜奔跑着踏过巴尔的摩的一条街道,对路边死去的老鼠做鬼脸,推搡着,毫无意义地大笑,毫无意义地前进,走向不知位于何方的下一个目的地。

我想念着Jack。我想念着每一段时光中的Jack。我在想念他时想念他,我在想念他时想念自己。我需要想念他。我被不知名的情绪袭击着,只有Jack的影子可以帮助我击败他。我们挥舞着激光枪,穿着Blink的战服。“胜利”,机械的声音响起,底下掌声雷动。

我在他离开后花了很长一段时间和他的吉他们呆在一起,我写了一叠又一叠的歌谱,迷失在交错的情感里,在舒适的麻木感中弹动出陌生的和弦。我想象着他会这样对我说,“我是你的Muse,Alex,承认吧。”我对着空荡的房间自顾自地笑起来,“是啊,Jack,”我说,“我承认。”我会躺在床上,我会闭上眼睛,床上的另一边会轻微地下沉,我想象他躺在我身边,我想象他在另一场巡演后用腻人的声音叫我的名字,我想象自己丢给他一个白眼,“好累啊,Alex”我听见他说。而我没有无视他。不是这一次。

这一次,我也倒在床上,我回答,“是啊。”


-tbc-

这篇是很典型的回忆录形式,在10更左右(之后会有点忙,所以大概会拖几个月把……),文字上以后还会做一些改动(随着后面章节的进展)。不知道为什么4000+也不算是很长但我撸了好久(写到后面大脑一片空白了)。这篇就拿来庆祝这社区的诞生?(death!fic拿来庆祝是不是有点神经病。。。?)阅读愉快:D 大家也努力写文www

P.s
我能求个beta嘛???[自觉常常检查不出bug啊/////

[Austlan] [Cashby] [Fanfic] You’re on my heart just like a tattoo.(oneshot)
glofvckingria
#写手精分试炼七题#说来就来!生命在于行动!
但背景知识依然处于严重匮乏的状态中不符合真实情况的 bug什么的请不要太在意QAQ



Title: You’re on my heart just like a tattoo
Author: Gloria
Pairing: Austlan
Rating: G
Summary: 写手精分试炼七题1 用一方死亡梗写一篇甜文
Disclaimer:不拥有 不认识 仅小说

Alan越来越觉得那天来到医院绝对是个错误。当时他如果能够预见接下来的事情,他一定不会为了某个本不该相干的人而如此。但也许,他低头摆弄衣角,那也是命中注定的事,因为他向来对人都是这么厚道的,或者说,多管闲事的。他始终相信有些事情是怎么都逃不掉的,偶然中总有必然。DNA在决定了他的性格走向之后,上帝肯定会安排一个能让他这种性格体现得淋漓尽致的人。这说法前半句科学,后半句狗屁。然而Alan都相信。因为简单来说他就是个傻缺。

他经常向Austin毫不保留地赞美他的纹身,因为这就是当时吸引他走进Austin病房的原因,而并非后来他向Austin解释的“我走错了”而已。它们似乎没什么逻辑和规律,那时他也从不主动将它们当做艺术品来欣赏,而之所以被吸引,也许,Alan想,是因为Austin的皮肤太过苍白虚弱才显得它们如此美丽吧。

“你什么时候去纹的?”
“陆陆续续的,几年前吧。”
“Wow,最早纹是为什么呢。”
“去……遮盖一些伤疤,让他们显得不那么难看。”
“……你受了外伤?”
“是心脏病。经常动手术的。”

Alan向来不清楚对话进行到了这种时候该怎么进行下去。也许接上的该是一句“祝你早日康复”吧。
Alan一直觉得如果他当时没有沉默那几秒去想该怎么接话而让Austin抢了先的话,就不会有后续的事情了。因为在他沉默的那几秒里Austin说:“好久没有人陪我聊天了。不如你留下吧。”
现在Alan觉得Austin肯定是知道实情并不是他说的“我走错了”,因为如果他相信了怎么还会去留下一个本该去探望别人的人呢。所以也许有很多事情Austin都是知道的,而他不知道他知道。这话真他娘的拗口。比如说后来有一次Austin主动提起:“我是个乐队的主唱,签约金还没拿,所以我是有钱的。”
这说明他也知道Alan在每天来看望他的这一个月里几次偷偷帮他付了些医药费的事情不是吗。可他到底怎么知道的,现在都没有人知道。

“好酷。什么风格?”
“你说呢?”Austin微笑着,这样很好看的。Alan始终记得那天太阳快下山了,他见到一种只会出现在摄影作品和电影画面里出现的夕阳阳光。然而其实那并不只是出现在那些照片和电影中的,只是生活中的光线他很少去留意。那天他留意了,他觉得那简直是全世界最美的东西。
他笑着回应:“应该并不重吧。我不相信你能唱多重型的东西。”
他又清楚地看见Austin眼里有什么东西和太阳一起沉了下去:“我曾经能的。现在可能有点费劲因为我病得比较严重吧。”

Alan又沉默了,他觉得自己简直就是个不会说话的蠢B。他想这时候也许一句“你肯定能早日康复的”会比较合适,然而现在他觉得,也许当时他反应够快能先把这句话在Austin前面说出来的话,事情又会不一样。

因为Austin说:“不过反正我已经放弃了,所以无所谓的。”
“你不能!”

这次他应该沉默的。然而他并没有。

所以啊,Alan笑自己,有些事情就是这样命中注定的。

“我很痛苦。”Austin说,“你看不见那些伤疤。他们拿手术刀凿开我好多次好多次了。我没有希望的……不,我只希望能彻底离开。”
“为了音乐。”Alan坚定地看着他,“起码为了音乐。”

他们相识一个月之后,Austin Carlile决定再去做一次心脏手术。
然而那是最后一次。他没能回来。

他下葬的那一天Alan望着墓碑出神,他在想自己当时如果说的是“为了我”又会怎么样呢。当然不会怎么样,这种无关紧要的台词的改变又不会影响医生当天的发挥。再说了,这些事难道不都是命中注定吗。

至少Austin现在是快乐的。Alan傻笑着想,他之前就想要离开,不是吗。现在他如愿以偿了。这对他而言何尝不是Happy Ending.
可这永远只是Alan Ashby这安慰自己的理由。这怎么可能是Happy Ending,如此牵强附会。既然结果早就注定,何必再去这个过程里走一遭,让他在离开之前不能像原来一样安安心心无牵无挂的呢。



Alan把额头靠在那块石碑上,好像还能看见那天的夕阳。所有的悔意和痛苦盘踞在心,汇集成霾,到眼角却无言以对,最终只剩面无表情。


【END】


【我高估自己了 我没法甜文[拜拜] 还有Oleg你怎么显得这么娇弱[拜拜] 我果然不行[拜拜] 我先去面壁[拜拜] 但好歹我说写就写了!!![不拜拜]】

[Austlan] [Cashby] [Fanfic] And CASHBY doesn't exist.(oneshot)
itsjoki
Title: And CASHBY doesn't exist.
Author: Joki(aka:me)
Pairing: Cashby
Rating: PG-13
Summary: Austin推开门,Alan坐在沙发上。他们在谈论Cashby,又好像并没有。
Disclaimer: 我不拥有他们,我只爱他们。
To NoisyTurtle.



Austin推开门,钥匙还圈在他的食指关节。他看见黑暗中闪烁的电视屏幕,和沙发顶部一小戳柠黄的头发。

“嘿。“ 关上的门夺去了巴士里唯一的光源,Austin不自觉地对刺眼的液晶画面皱眉,“窗户是要打开的,阳光是要放进来的,知道吗?”

Alan丢给他一个敷衍的哼声。

小心地不碰倒地面散布的啤酒瓶,Austin缓慢地移向沙发。“鉴于这些发光的小东西们,我猜你们昨天的派对还不错?”

Alan沉默了短暂的一刻钟,

“你去哪儿了?”

噢。

“我知道我应该留下来的,好吗?我也想留下来。你知道我有多么喜欢派对。”

“然后?”

Austin决定现在不是一个摊在沙发上享受睡眠的好时机。他靠在橱柜上,他盯着Alan。他盯着Alan似乎在发亮的发束,他盯着Alan挂在耳翼上的墨镜。谁会在看电视的时候还带着墨镜?

“一个朋友而已,Alan。“

“你听到你在说什么吗?“

“我在说什么?“

Austin感到可笑,Alan,Alan完美的冷静,Alan从外太空里传来的语句,这一切比任何时候都没有意义。

“我道歉好吗?我不应该,”停顿,“我应该至少先告诉你一声再失约的。”

“你真的听见你在说什么吗?”

Alan偏过头,Austin现在知道他正盯着他了,那双掩藏在漆黑镜片后的眼睛。

“我听见了?你知道吗?我还是有权利决定自己去哪儿的。”

“你当然有权利了,你的行程安排跟我毫无关系,不是吗?”

“你知道不是这样的,你是我……”

Alan打断Austin,他从没这么做过,但管他的呢,“我是你什么,‘只是一个朋友’?”

Austin低下头,他的目光锁在沙发脚一滩留下不久的啤酒渍。

“我说了,对不起,昨晚我没有把整件事情想清楚,好吗?他给我打电话,我赶出去打出租,你知道有的时候你会忘记一些事情?”
Alan的指尖在遥控器按键上跃动着。

“那是一个派对,Alan,派对,人群,我只是以为我不去也没什么,你知道吗?“

电视画面停在了一个Austin不熟悉的卡通画面上。

沉默。
Austin在跟渴望着睡眠的肌肉打架,Alan,Alan在思考着Alan在思考的事情。

“你的朋友,Austin,告诉我他的名字?“

Austin缓慢地眨眼,想象着这时候Alan的眼神,想象着接触这时候Alan的眼神,那会像是纯度翻倍的酒精,对吗?他的眼神会球状地散发出来,Austin会被那样的眼神的唤醒。

Austin没有回答。他知道Alan会开始几乎不被察觉地咬动嘴唇,他知道Alan会希望他回答。

“别傻了,Alan,我还是萌着Cashby的。”他知道他没有办法做出正确的事情。他的声音浮动着虚假的玩笑意味。“你是我唯一的男朋友,我早就说过这句话了,记得吗?”

Austin的手掌抚向自己的颈后,漫长的漫长的时间,和Alan在一起的时间。

Alan的无法辨认的眼神,Alan的蜷曲在沙发靠背上的头发,Alan的轻微褶皱着的T恤,Alan的手指弯曲着缩在掌心。Austin想象着Alan的指甲们正在想什么。

“我当然知道,我是你最好的选择。“Alan终于又开始说话了。巴士里的空气浑浊不清。“你也应该推特这句话,他们会知道我们有多相爱。他们需要更多的Cashby,我们要告诉他们我们也相信这个。“

Alan从角落的衣帽架上取下他玫瑰红色的针织帽,打开门。阳光放进来了,Austin依旧皱着眉。

他总是谈论着Cashby,Alan总是谈论着Cashby,Cashby,Cashby,它存在,它不存在,

玫瑰不需要它的名字,Cashby也不需要。你不知道一个名字可以改变什么?你不知道一个名字可以隐藏什么?你不知道一个名字可以在同一时间虚假,在另一时间真实。

“Cashby没有存在过。“他这样希望。


***end***





Author's note:

不知道我写清楚没(?),所以来大概说下他俩在文里的关系和这样表现的原因:“Cashby”从行为和情感上来看是存在的(他们的确喜欢对方),但是他俩都没有认真谈过这件事,也没有定位他们的关系,所以全程两个人都像是在玩一个找寻真相的游戏,不确定他们自己应该说什么,不确定对方在说什么。Alan在问第三方名字的时候是最接近真实的一次,可是Austin相当于模糊掉了这个问题。他提起Cashby(用玩笑的语气),只是为了转移话题,避重就轻。我希望能让Cashby的意义戏剧化地表现出来,他们其实是需要谈论Cashby这个关系本身的,但是Cashby这个名字的标志性意义,反而作为话题转移的借口让他们失去了又一次表明心迹的机会。


结尾那一句话是在这里出现过的:

tumblr_inline_mxndw0EsRC1rg0ozn

[Jalex] [Fanfic] 阳台(oneshot,deathfic)
itsjoki
Title: 阳台
Author: Joki(aka:me)
Pairing: Jalex
Rating: PG-13
Summary: 我走进你的阳台,你趴在旅馆的床上。
Disclaimer: 我不拥有他们,我只爱他们。



我走进你的阳台,你趴在旅馆的床上。

你纹上玫瑰的手掌托着下巴,你的手指在手机屏幕上滑动。

你在看什么呢?我想。你在哪个网站上吗?你在做与我们的乐队相关的事吗?你在和她聊天吗?为什么你发现不了我在盯着你看呢?

【更正:为什么你不再发现得了我在盯着你看呢?】

你的运动鞋尖蹭着床单,苍白的布料和隐形在黑色硬邦下的污垢。也许你应该把它脱下去。如果她在的话你就会把它脱下去的。

“把鞋脱了,Alex。”她会离开你们的阳台,走进你的房间,“我说我们到被子下面去吧,怎么样?”

你会回头,你知道她的技巧,你知道她在每一个对你的要求之后加上她认为足以作为精神补偿的安慰剂。“我说我们到被子下面去吧?”“好啊。”

我在盯着你看,你只是盯着你的手机。



洛杉矶的阳光在我的背后膨胀,收缩,我被一种熟悉的时空扭曲的错觉击中。记得吗?我告诉过你。在那辆堆满垃圾食品袋的巡演巴士里,空气中浮动着度数超标的酒精,我把自己埋在你的身体上。你的T恤领口摩擦着我的鼻尖,我无意识地揪动你脑后的发尾。我说;“时光在扭曲啊,Alex。”

看不见你的脸,只有你的温度,你的皮肤的温度,你的内脏的温度,我几乎蒸发到酒精里去



你在说话。

我盯着你的唇角移动。意识到那是我的名字。

“Jack。”

我没有移动。我停在原地。

“Jack。”

不,我不想离开阳台。我不想离开这里的阳光。房间里没有开灯。房间里只有你,你的床,和你的手机。

“你在那儿干什么?”

你注意到我了吗?你的目光弹跳着跃过我的影子。我想要呆在这儿,Alex。我盯着你,隔着玻璃,我喜欢那样。我以为你知道我在阳台上,我以为你专心于趴在床上,被子表面,摆弄着无线电波。

你的手机闪烁出微光。你低下头。你开始说话。没有在对我说话。

“你检查过我和Jack的备用吉他了吗?它们在车上对吧?”

也不是在对她说话。



我盯着你。我的眼睛开始融化了。它们凹陷下去,撑破细小的泡沫,打着转。

我想你。

我想念毕业舞会前,我站在你身后拍下的那张相片,我裹在过大的白色西装里,还不知道我看上去滑稽得要命。我的手蜷在你家楼梯的栏杆上。我可以触摸到它的木纹。它在我的手心。它散着热。

你会和她结婚,你会穿着合身的黑白西装,你会伸出镶着花瓣的左臂——揽过我的肩,我们会在静止的一秒内,等待闪光灯哗啦啦地绽放。

那时候,我在哪里呢?

我在等待什么呢?我在等待什么呢?



我的房间在隔壁。我想要离开阳台了。只是你和你的房间在我的时空里扭曲着,它的手臂在湿漉漉的构图中起舞。地面在浮动,好像我们在一艘船里。我倚倒在船头,我抓着船铉。我只是恐慌。

现在,你身上的玫瑰漂浮在房顶上了。我盯着T.E.G的字迹。

我想他。

Alex,没有理由地,我想念一个从未真正了解过的人。你身上有死亡的印记。我盯着它,仿佛也漂浮在房顶上。

急速的空气在我身上印下你的吻,我离开了,我的阳台。

[Jalex] [Fanfic] 听到(oneshot)
itsjoki
Title: 听到
Author: Joki(aka:me)
Pairing: Jalex
Rating: PG-13
Summary: 当时的我们和Jalex,和现在的。
Disclaimer: 我不拥有他们,我只爱他们。


我们在Oslo,我挂着吉他凑在Rian身边,盯着他不停震荡的鼓槌。我告诉过你吗?我只需要张开耳朵,就能听到你的每一个动作。音量突兀地浮动了一下?你肯定在摆弄你的话筒。嗓音平滑地回响在空气里?你肯定正合上视野,手指紧握着话筒架。我一直都知道,Alex,我一直都听到。

还记得在巴尔的摩的那一次吗?你从我背后偷偷摸摸靠近的那一次?我当然知道你在哪儿,你的声音背板了你的阴谋。我知道你在盘算着什么,所以我只是等待着它发生。我等待着那个瞬间,等待着你把嘴唇契上我的,等待着迷失在你的吻里,等待着来自于人群的失控尖叫。可是所谓的一瞬间持续了那么久,直到你拉开距离,移开肩膀,坏笑地盯着我眨眼。我不知道我的表情是什么样的,你也从没告诉过我。但我想,我一定一脸的蠢样。你转过身去,台下还充斥着刺痛耳膜的嘶叫,我的视线黏在你的背影上。

在那场演出后,我第一次被引荐到传说中的Jalex制服。那个穿着白色T恤的女孩挤到人群前,她紧张地吞咽着,指着自己T恤正面的图案,那是一只彩虹色的独角兽,和我的一句“名言”,“Jalex is like a unicorn,you know it exists, but you’ll never see it. ——Jack Barakat“我求助地转向你的方向,得到你明显怀着恶意的假笑。”混蛋,“在心里咒骂着,我在T恤上签下自己的名字,并飞速想到了报复你的方法。“This’s awesome, sweet.”我轻声说,满意地看到女孩满怀期待的眼睛在刹那间点亮,”Alex!Come here!Sign this girl‘s T shirt!“

我不知道那时候是怎么想的,现在看来,当时对Jalex的态度大概只能用反应过度形容。不过我猜,你一直都把Jalex当成理所当然的,对吧?因为那时候的你只是自然地揽过我的腰,偷走我的笔在JalexT恤上洋洋洒洒地签上名字,低声说,“What are you so shy for,darling?”

“Because I hate you.”我尝试着绷紧下巴,可是还没说完就被卷进一串难以控制的笑声。你再接再厉地扮着鬼脸,成功跟我嬉笑成一团。

我想着要打击你的自认聪明,想着要告诉你,“知道吗?在台上我可以揭穿你那个甜蜜偷吻的把戏的!”但我想着想着,却没有这样说:
“你看见那个T恤了吗?他们居然认为那句独角兽吧啦吧啦的名言是我的作品?”

“So what?”你只是耸耸肩,”I love you ,even though you take away my credit for creating Jalex affairs.”

“So what?”我在Oslo的这个夜晚,回想起那时候的”Jalex”和我们,还是觉得好笑。我们在台上接吻,我们牵着手冲摄像机傻笑,我们一个玩笑接一个玩笑地秀着恩爱,却被这样的关系得到认同而感到困惑?

修正:我们在台上接吻,我们牵着手冲摄像机傻笑,我们一个玩笑接一个玩笑地秀着恩爱,我却被这样的关系得到认同而感到困惑?

真是傻瓜一个。

透过被汗湿的发尾,我可以瞧见人群里一张大大的写着Jalex的白板。“嘿,看啊。”如果是几年前我一定会窜到你身边指着它这样对你说。你会取笑我,又搬出几个Jalex的段子。你会可恶地抢占我的话筒,拿你同样湿淋淋的脸贴着我的。你会亲吻我,用你早就试验过无数次的方法,或是,我不知道,也许你还能再有创造性一点?

看啊,Alex,我已经把Jalex当成了生活中的一部分。我可以在看见Jalex的名字时,仅仅是在内心里绽出一个细小的微笑。我可以迅速地在一张写着Jalex字迹的纸样上签名,甚至不会感觉哪怕一丁点的尴尬。我可以,几乎可以,平淡地面对Jalex这个名词了。可是此时此刻,我的手指机械性地在吉他弦上跳跃,我听见你的动作,听见久违的——自己的脑电波的声音。

我会有些疑惑,为什么在我终于把Jalex当做理所当然的时候?它却不再理所当然了呢

我以为,我几乎可以认为你也许正在靠近我,你也许正盘算着下一个恶作剧,你仿佛和当时一样带着傻气的眼睛正注视着我,你会展开一个瞬间,你会展开它,你会吻我,你会让我迷失,你会给人群一个借口尖叫,你会——

可是我想象着,想象着,却听不到你的动作。

我听到你静止在话筒架前,我听到你的眼神一直锁在舞台下方,我听到,也许并没有,写着Jalex的白板默默放下的声音。

我一直都知道,Alex,我一直都听到。


***end***

?

Log in